我认识羽的时候,哲已经做了我三年的好朋友,是的,我一直把哲当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可以在一起毫不介意的牵手逛街,一起喝酒到伶仃大醉,可以去夜场high到爆,生活中,我们总是会遇见形形色色的过客,有时候,哲见到美女的那刹那
不知什么时候,一只蝈蝈潜入我的诊室,在角落里卖力的叫着,声音清脆、甜美,引得众人引颈寻找。哦,秋天来了!闭上眼睛,仔细回想一下,原来已到八月底。恍惚间,仿佛昨天刚过了春节,耳旁还“噼噼啪啪”炸响着爆竹及孩子们童真的笑声,
“你别以为快要转学了就可以不听我的话,只要你还坐在这教室一天,我就还是你老师!”班主任愤怒的对在最后一排的凌轩吼叫凌轩毫不在乎的望着窗外,完全无视一腔怒火的老师。多日来关于凌轩要转学的传言终于从老师口中得到证实,同学们霎
想起多年前,三妹携简单的行李,背井离乡,走进陌生的城市,现在不免有些心疼,本可以在家乡的小学校做一个临工,寻一个老师做伴侣,简简单单过一生,因为我的鼓励,她真的就飞了出去,我在家多么宝贝的老幺,我在家多么任性的小妹,清纯
如与八哥论短长,无门自可撞南墙。才薄方许描时笔,故友亲朋是断肠。彼性皆由时事起,中虚何就做强梁。山林归隐非我意,幸有红轮又过墙。
喜欢,在夏日的小径中徜徉,寻一抹素雅的芬芳,觅一份静谧的心境,席地而坐,晓听风吟,暮赏斜阳。喜欢,在静夜里守一盏红烛,手托香腮,任思念绵长。那跳动的微光,把心底的一处点亮。喜欢,独自坐在海边,掬一捧浪花,把心事悄悄地诉说
音箱里循环播放着“净海莲心”这首曲子,不为别的,只为让此刻多思的情绪趋于平静。我知道啊!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掌控的;有些事并不是想就能达成;而有些人亦不会因为你的铭心,就陪你刻入岁月的影壁,装帧成红尘的风景。这一城的山色
走在北方的大地上黄土和沙漠,没有界限等一只兔子,等它老去,白色代表吉祥找不到赞美的词语,荒凉,贫穷如果还有什么,那就说声再见再见了兔子,再见了吉祥再见了荒凉,再见了贫穷黄土地上的高楼永不倒塌无垠的沙漠开采不尽煤与石油谁的
    ---玄易子/文清晨出门,眼前一片白茫茫,沙粒般细碎的密集的雪花以倾斜的角度飞落在我的头发上,衣服上、脸上化作细碎的水粒,一股清冷的空气钻入我的鼻腔,我抬头仰望了一下这空茫的天,扬扬洒洒的、一望无际的白色朦胧,心
简介:墨凌季,五大家族中的墨氏家族独立性强,活泼可爱,敢爱敢恨,隐藏身份来到南严学院。冷寒冽,五大家族中的冷氏家族。表面上冷酷无情内心却火热易伤,就读于南严学院。南严学院一所贵族学校,斯特拂雅学院,世界顶级学院,来这所学
在清晨,一缕阳光照射进来,天空万里无云,微风轻轻地吹拂。。。这依旧是我喜爱的场景。身处那时美好的时光里,慢慢的变永驻在心底,悄悄珍藏。待我正向着未来分享过往,一起见证我以为的快乐会像这般永远,却在渐行渐远的心途上,再回首
凌儿离开了那个厂,由于长期受那个厂里的折磨,身心疲惫,她想她家休息,因为她实在是感觉太累了,就在家里绣观音相,可是新笑路那家女人不断的说羞辱她的话,嘲笑,暗骂,他们不是自己骂,而是要别人骂,逼着要厂里的工人说,因为新笑路
轻轻的漫步荷塘湖水碧翠柳暮垂烟菡萏吐蕊荷叶田田轻托露珠似含泪蝶儿恋花妩媚蹁跹雨燕斜徊争飞戏水轻云漫日碧波涟漪独醉于蝶梦时光满目青山无言依水倒映在荷塘连天碧叶鱼儿藏身于此迷醉波间还有那小蛙蹲在小伞上歌声一片也许这是我一生的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味其实过年是要开心的,开心来自亲朋,来自自己,来自挂着灯笼的树,来自街上盛开的鞭炮碎衣。只是现在的有些人太不开心了。或者是空气不清新了,或者是金钱太少不够用了,或者是节日味道不浓了。对于节日味道的不浓和
点降唇,梳红妆,铜镜花甲如黄沙,掩了泪颊;那一袭红衣,刺痛了朱砂,任凭月华铅银刹那;道不尽痴怨,枯萎了前世曼珠沙华。那一世,那场雨,相识桃花林下,如水回眸飘荡在清帘帐中,落湿的青丝沾染着花瓣,就那样,映在我的心扉。一座纤
时光仿佛与我开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让这个烦闷的七月放慢了脚步。这样一个多情的雨季,也似乎注定了要捉弄人。我的心被这雨丝扰得纷乱如麻,思绪被雨滴敲击得生疼,微带着丝丝凉意。而这种痛楚,一直以来都不曾减少过,它使我想起了旧
花开彼岸,花毕依伤。——题记奈河桥边,彼岸花芬芳,渡河了尘缘,记忆尘封千年,唯有一声叹。佛曰: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那么与你相恋是几世的回眸?是谁在冥冥中牵引着我们。暗伤几回,又是花开时。宾饯日月,却依旧挂
生命之中,何为最重,或许,起初不在意的才是,而在意的,却成为了最痛。苦在白天,恼在黑夜,最后冷落了岁月。
公元7098年,人类文明发展到了宇宙的各个角落,自从火星大迁移后,人类便有了银河舰队,他们的工作是维护宇宙之间的平衡。“雷,你怎么还在睡啊!”熟悉的一幕出现了,一个双眼朦胧的男子躺在床上,旁边坐着一个身穿红色警卫队衣服的
秋,诗人感伤的季节。我不是诗人,但我感伤。感伤自己因不同于他人而忧伤,感伤自己因没有信任感而倍感不安,感伤自己别人懂不了的假快乐。罢了!罢了!罢了······秋之哀,永萦心头,何时告别?落叶簌簌,凛冽的寒风迎面扑来。假如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