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象

此刻,围绕着我的,是海啸,是天裂,是地荒,是我对你无处释放的爱,是绝望,亦是幻象。

——题记

我们牵着手,漫步在子忧河畔,风吹起你的白色纱裙,扫着我的裤脚。夕阳的余晖缓缓地撒落在河面上,又反射回来,斜斜地打在我们的身上,光华随风流转,不温不凉。

突然,我觉得手心变得空荡荡,回头,河畔只有我一个人在游荡,你模糊的背影在远方的雾霭中隐藏,我奔跑了好久,却怎么也追不上。呐喊、彷徨,不解你为何松开了我的手,一声不响,徒留我一个人涕落百余行。

身边忽然变了模样,夕阳泛着红光,河中似有鲜血在流淌,大地如同我的心脏一样裂开一道道沟壑,吞噬天空中的血光。我看到东山上的一颗颗开得正烂漫的桃花倒在地上,落花纷纷扬扬;我看到河畔成片成片的紫荆草枯萎,我看到紫情从大地中冲出来,躺在紫荆草丛中,剑尖朝着你隐藏的身影吞吐剑芒,悲鸣不已。茅屋中我们养的两只紫荆鸟飞了出来,一只落在我的肩上,一只朝你飞去,摇摇晃晃。而我肩上这只,曾经那紫色光华的羽毛,落满了我的肩头,口角流着血,却依旧执着地衔着一株紫荆草,不放。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跪在地上,朝苍天吼着,可是四周只有世界崩塌的声音和你决绝的背影,没人回答我。心中无处安置的痛苦以及浩瀚失落如同千万条嗜血的虫子,啃食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空空的大洞。我曾经我数次鄙视那些为爱在身上刺字,为爱殉情的人,然而现在我却不得不隔开动脉,让鲜血浇灌在紫荆草丛中,愿,它们活过一些来,希望你回头看一眼,希望这肉体的疼可以稍微减弱一下心中的痛。

身子在一滴一滴血中衰弱,我撑着紫情不让自己倒下,我不想闭上眼睛,我害怕连你的背影都看不到,那黄泉路上,该有多孤单!

最后一次喊你的名字,如果你能听到我悲怆的呼喊,请你回头看看。

——4月14日

“喂,喂,看什么啊?怎么还流泪了?”

迷迷糊糊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含泪的眼,我终于看到了这张叫我声嘶力竭呼唤的容颜,像小孩子一样,我大哭着,紧紧抱着你:“别离开我,别!”

“说什么呢?笨蛋,你刚才在梦里看什么呢?”

“看你,看到你一声不响地离开我了,看到这个世界破灭了。”我含着泪说。

你笑了,用还蘸着面粉的手,摸摸我的头发,慢慢地说:“傻瓜,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还得给你做饺子呢!”

我站起来,揽腰将你抱起,走出茅屋。

河畔,一片一片的紫荆花正开得灿烂,子忧河缓缓地流淌,奏着清凉的音乐。有一对紫荆鸟从对面飞来,落在紫荆丛中,嬉戏,玩耍。走下台阶,看到茅屋旁的后山上,粉红的桃花争相怒放。

原来,一切都是幻想,因为我此时正抱着最真实的人儿,感受着你的体温,看着眼前你最真实的美好,感受着你的笑脸。

也许奇怪我脸上快乐的表情,你捏捏我的鼻子:“神经啦。”

“这样神经一辈子就好了。”

“坏蛋,你……”没容你再说什么,阳光下,低头印上你的唇。

“你说对吗?”一会后,我笑着问。

“嗯。”你把头埋进我的怀里,在我胸前,画着圈圈。

——4月20日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