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停驻在江南

文/天街小雨

那年,当我的双足在冬的裸露肌肤上走过,听积雪痛苦地呻吟。一丝冰冷伴着飘落衣领里的雪花,逐渐在心间蔓延。于是,我驻足于寒冷的旷野,闭上眼,一幅幅垂柳拂堤、青石小巷的画面,毫无遮拦地,滋生于心间;

那月,当我的双眸捕捉到季节华丽的变迁,天地间将金黄的盛装换掉。白流苏悄无声息地成了冬的披肩,那种极尽奢华的苍白笼罩于天幕四野。于是,我躲藏于温暖一隅,静下心,一声声千里莺啼、小桥流水的乐音,穿越时空,回荡于耳边;

那天,当我的双手轻抚雪的容颜,它滴滴清泪从我的指缝间滑落。点点温暖伴着雪的不再沉睡沿着我掌纹的经纬四散,最终汇集于我灵魂深处。于是,我打开记忆的彩笺,深呼吸,一阕阕烟雨迷蒙、水村山郭的清词,明快艳丽地跳跃于我的眼前。

我知道,身在北国,而我的心,却停驻在江南。可能我是惧怕寒冷的女子,于是要寻找温暖的居地。

曾经幻想,我就是江南的女子。一袭旗袍玲珑婀娜的曲线,斜倚朱栏,任凭风轻拂长发,与记忆私磨着缕缕清愁;曾幻想,行走于江南雨中,当撑起花折伞,我便是江南水墨画里忧伤的那朵花。可是,我忧伤却又不失柔媚,湿漉漉的情婉约着他人眼中的温柔;我柔弱却又不失刚毅,玉为骨,撑起的是幸福的依托。就这样,以北国女子的立场来诠释江南女子的心态,当二者合为一体,我绝不是背叛了北国养我的故土,而是将心皈依于江南的梦里。我猜想,也许我就是来自江南,来自那个人人艳羡、充盈着童话浪漫色彩的地域。“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那江南的美,似女子的明眸善睐,又若其颦蹙微锁。携一缕江南柔风,吹散眉间一点春皱;拈几滴江南细雨,洗濯我丁香姑娘般的哀愁,纵使你,不在雨巷的那端。“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江南,是春无尽的代言;江南,是百花俏的象征。纵使某一天来到江南没有赶上春,但是江南的春,早就根植于我的心中。“春水碧于天,画舫听雪眠”,对,我笃信我就是一个江南的女子,只是一个清梦,阴差阳错来到了北国。沾染着江南的味道,行走于北国天宇间,无人知晓那份深深的眷恋曾多少次飞越千山万水……而那江南的青石小巷,似乎有我脚步的踢踏……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不必说“日出江花红胜火”,也不必说“春来江水绿如蓝”,单是那一颗青草,一片水雾,一瓣小花,一朵流云……足以将江南追忆。而我的追忆里,我并没有涉足江南,单纯的想象源自爱恋江南的梦以及灵魂深处有一个声音的呼唤。想,江南的月牙,该是我亲吻用力咬掉的牵念吧?当满月悬空,月光洒向大地,北国与江南同被包裹在那一片皎洁中。梦,随着青鸟殷勤探看……想,江南的繁星,该是我流泪过度泛滥的相思吧?当雨帘倾挂,滴滴从屋檐落下,我北国女子花了妆容,泪弹奏着睫毛的琴弦,梦,将眼影晕染得斑驳。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月明风轻,夜色柔美,美人吹箫于桥上。想,那是何等的浪漫与令人眷恋啊;“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蓣洲”,女子双眸决眦,望千帆尽过却等不到思念的人。想,那是何等的伤怀又无奈啊。翻阅唐诗宋词,我才知道,我的心与江南的诗稿融为一体。那水上人家轻摇的橹,那屋栏瓦舍貌依旧;那石板缝间的小草,那旧故里的草木幽深;那曲曲古曲清唱抑或琴瑟和鸣,那古井旁女人爽朗又幸福的笑……西湖的美丽传说,秦淮河商女的《后庭花》的歌声,那朱雀桥边是否还有野草花,那乌衣巷口是否夕阳已落下……于是我手捧着唐诗宋词,向那斑驳着古老故事的里弄飞去……一梦已过,梨花满院。没有江南的暖和醉,只有北国的寒与静。而我的心,却早已在描写江南的诗词佳句里荡漾,乱了格律,动了韵脚,没了章法,然后,悄然却永恒的将心停驻在江南。

江南,是一壶老酒啊,陈年的香岂是品一口就可以停杯投箸的呢?我的心,不够称谓为金樽,可我无比希望能够盛满江南的沉醉,但是不舍得四溢,满满的,浓浓的,甚至于烈烈的,在我经年的路上,自斟自饮也好,与人同醉也罢,然后,铺卷红尘,将我的浓情醉意挥毫泼墨。我分明看见,江南,就是开在我心间的花朵了……

今夜,我没有像那年冬天行走于寂野,也没有像那月曾捕捉季节的换装,更没有像那天与雪做最亲密的接触……我独自静坐角落,凭吊着往昔种种,感受着江南每一个故事的纯美,然后,妥贴的安放在我的心间。我深知,也许今生我不会踏入江南的领地,但是我却和江南有过亲密的灵魂接触,并且我将我的心,停驻在那里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将其拿走。因为,那是一份最初生命的萌芽所在……

心,有了依托,生命的意义就有了方向;情,有了寄托,灵魂的深处就不再落寞。我找到了,就在江南,可我,真的不想说。

那就将心赋予江南的水吧,朵朵涟漪是北国女子的诉说;那就将心赋予江南的山吧,道道丘岭是北国女子的念痕。山水相依,思念深深。暮霭里,朝阳里,四季轮回里,年复一年中,总有一个声音在江南的天幕下回响:

我的心,给你了,我,回归了……

QQ1123735360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