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重量

【一刀作品】

生命陷入一种混沌的状态,在读了昆德拉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第一章之后有所触动。

“最沉重的负担压迫着我们,让我们屈服于它,把我们压倒地上。于是,最沉重的负担也同时成了最强盛的生命力的影像。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实存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就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大地上的生命,人也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就会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开始读这段话并没有引起我太大的注意,每一本书印在封面上的精髓往往只能在通读全书后方能完全领悟,甚至于永远不能引起共鸣。我连男女主人公的名字都没有记住,但我不想在通读全书后才恍然大悟,那种顿悟只会在持续一秒钟后消失,如同我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精神的世界,逃遁得无影无踪。同样可以称作一种沉重的东西,只是,在我混沌一般的生命里,我突然看到了一种诡异的相似,在燥热的午后他的话带给我不期而遇的启发。犹如一扇困锁我心智许久的暗窗被突然开启,从那里射进来的阳光使我陡然燃起了追逐生命沉重的欲望。

我们都被束缚着,这束缚构成了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虽然沉重,却是我们甘之付出所有包括身体和精神的原动力。

每个人都有自己视如珍宝的东西,譬如爱情、亲人、朋友、理想、幸福……包括物质和享受,譬如房子、汽车、烟酒、金钱、权利……那些不是我们自己所选择却又选择我们且让我们愿意为之不离不弃粉身碎骨的外在人和物。我们为之沉溺并屈身为奴,以我们的生命去承受这些重量。我们应该能够理解那些深受毒品危害的可怜人,不是他不想去摆脱海洛因、吗啡、可卡因,只是他已经离不开这种折磨,这种变态的享受。即使在外人看来多么不可思议,在他残存的意识里只有那些东西给了他还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意义,超越了亲人、朋友、一切常人的幸福。

我们,又何尝不是把我们所珍视的一切不舍当做支撑我们活下去的精神鸦片。人活着,这个世界必然有值得追逐,不远撒手的牵挂。更深沉的说,我们一个个都是瘾君子,唯一和以毒品为依托的瘾君子有所区别的是,我们为之成瘾的东西——爱情、亲人、朋友、理想、幸福、房子、汽车、烟酒、还有金钱和权利。也许有人觉得这对比太过露骨,事实如此。(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你愿意放弃你所珍视的东西吗?像一个瘾君子从此不再去碰毒品。上帝不会给你的放弃半点理由,只需要你去死,现在就去死,你愿意吗?除了绝望到无牵无挂生死无谓的人,没有人会选择不明来由的坦然就死,包括圣人、高僧、隐士。给我一个赴死的理由,我可以安然而去,正如有人为家国、为道义视死如归,身赴黄泉,不是因为他放弃了他生命中沉重的东西,而是有更沉重的东西要求他以身体的覆灭去负担。

我们就这样离不开那些沉重。

可当有一天那些沉重却因某些无法预料的意外突然离我们而去,我们该何去何从?

我们的生命匍匐在地,紧贴大地真实的存在,我们的心跳和大地的脉搏一起,亲切的交融制造出让我们感受到活下去的安全感。生命的重量让灵魂得以服从地心引力,不至于让一个生命漂浮在空中不上不下,不生不灭。幽灵之所以为幽灵,鬼魅之所以为鬼魅,似乎一切都因此而解释得通了。

失去了生命之沉重,你我亦如一飘零的幽灵永远回不到大地,那种风卷残叶的无力,使我们找不到一种存在的真实感。失去——都么可怕的两个字眼!如果失去是架设在命运上的一个力,受力点就是我们弥足珍贵的生命之沉重。我们像守财奴一般小心维护自己的钱财,像瘾君子一样战战兢兢于一口毒品的逍遥快活,患得患失如履薄冰,因为我们不想失去。失去了,那可如何是好?

昨日依偎在怀里的恋人今日却不辞而别,如何是好?昨日还幸福相拥的亲人今日却杳无音讯,如何是好?昨日还一团和气的朋友今日却怒目相对,如何是好?昨日还踌躇满志今日却看不到一点希望,如何是好?昨日还家财万贯今日却一无所有,如何是好?昨日还颐指气使不可一世,今日却穷困潦倒恍若隔世,如何是好?当生命中沉重的成分被剥夺,我们自然而然地被风吹向空中,飘摇——凋零。

追逐自由的人实则在逃离这种沉重。当有一天自由真正来临,恐怕他们已经失去了面对自由的勇气。如同战争中的英雄,他们无不希望这流血牺牲早点结束,可当胜利如愿以偿,便再没有真枪实弹来活生生的证明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再没有战场的硝烟弥漫为之萦绕一个有存在感的归属。当然远离战场不足以促成一个以战争为天职的英雄失去对生活的信心,但他的生活从此会变的单调枯燥。

不知不觉中我们也在失去,一些看似无足轻重的东西,只是在真正失去后才明白它存在的意义。恰如一句话所说,“拥有的时候,永远不懂得珍惜,只有在失去了才体会曾经拥有的幸福。”当然,这更多的是针对感情的东西,物质的表象容易叫人迷失,迷失在诱惑里却不得不经历失去亲情、爱情、友情、乡情等痛苦。生命沉重的东西也会发生冲突,孰重孰轻的掂量必然会让我们陷入悲痛。也许在失去一样东西后我们可以找到替代品,成不成功就个人的意志而言。很多孤寡的老人会在失去儿女后养一只猫狗来排遣内心的空虚,而退役的军人都钟爱打猎,与失去之后无法找回唯有寄情他物不无关系。失恋之后可以另找一位恋人,被朋友背叛之后也就感喟一下遇人不淑,有些情感不是这种没有分量的东西所能比拟。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生命的沉重不是不可以替代,只是替代的东西没有那么沉重,也许我们的身体会因为重量的原因离开地面远一些,我们的灵魂也就离天堂近一些。

我们这么匍匐不是因为惧怕死亡。我们惧怕的——是身体飘向天堂的那一段空白。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