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童年,但每个人的童年却大不一样,比如我和凡卡。我的童年是金色的童年,充满着欢乐和美好,像美梦一样甜蜜。而凡卡的童年则是苦难的童年,只有饥饿和痛苦,像掉进无底深渊。我和凡卡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呀!凡卡从小就在鞋店里
有一个白色的小小的身影总爱,徘徊在那栅栏旁许是在寻停歇的蝶或只是想触蜗牛的角。夏,玫伸出红红的脸去挨那汪溢水的眉弯,秋,菊摆动软软的肢去撵那裾翻动的裙。总有,夜幕临下,缓归村人的唤烟慈祥的亲,霞芒初乍,执著行人的信念恒之
让我们迷茫,至今还不能如愿的三个主要原因:读书少,不旅行,交往少。我觉得单身也好,恋爱也好,都只是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没必要羡慕旁人,也别对现状抱有不满。无论身边是否有人陪伴,前方是否有承诺一起努力的目标,生活中的喜怒哀乐
(一)是谁说,你在前方等我?模糊中,我看见你的微笑,弯月的嘴唇,洁白的牙齿,齐耳的短发。向你跑去,手棒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红色的玫瑰映着你红色的嘴唇,锦上添花的回眸一笑,已将我深深醉倒。你说过在你的世界里,有一个角落为我
珍惜生命重视安全盛夏六月,我们电建人迎来了柬埔寨西港项目第二个安全月活动,“强化安全基础,推动安全发展“的号角在柬埔寨西港工地已经吹响,身为电建第一线的您,是否能想起曾经观看的事故案例中,因违章而销声匿迹的他?是否能想起
你已忘记,我却还记得,思念是一种病,无药可治了。当我走在桃花盛开的开封大学,我心情确实平静而淡漠的,去年,你与我诀别,再无音信,是的,我很思念你,你是我心头的伤疤,你的离去,使思念在我心中发芽,那年,你与我分手也是在这桃
你是人间四月旱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地闪,细雨点洒在花前。不知道青春开始在哪个明媚的晨曦,旋着时光的醇厚萦绕在嘈杂的街头,却分外宁静。青春是痛,撕裂了心角那一片温存的天空。青春太少,来不及晕黄时光就翩然离
你说。你曾经来过,心事也便在这花间凋落。时光不多,记忆深刻,谁来续这三生烟火?曾说,不许岁月蹉跎。因为流年易换,怎抵人间几分错。江南凭窗,风雨伤花又几朵。往事回首,脉脉宛如昨。我的世界,你曾经来过。你的世界,曾经是我温暖
古语云。寄情于音。于三日之外。三生三世。不得忘情。今我借。孽情于身。于千里之远。生生世世。忘情不得。----------文弱书生QQ1413612678迎着炫灿的晨光融入茫茫人海,卷起的浪里舞动了灵魂芭蕾。扶伤,浮笑,附
恍惚间,你离我好远好远,鱼哭了,水知道,我哭了,谁知道。。。。。。2013614你是个满腹野心的大男人,我是个安分过家的小女人,我们的遇见就是个意外,只因为在人生小站匆匆过往中不经意的那个回眸,只因为多了一份理解和懂得才
等到时光走远了,咖啡放凉了,才会明白,自己真正怀念的,究竟是怎样的人,怎样的事,怎样的咖啡。——题记最初的时候,如何也适应不了咖啡的焦苦与酸涩。却也极能凑合,冲一杯速溶,加一勺伴侣,简单快捷,香气浓郁。懂得不多,见识太少
此去经年,谁愿许我十里红妆,执手相牵共白头。文字:莫挽心第一世,谁许我桃花成扇,伊人独看。泪眼阑珊浮生凭栏。第二世,谁许我醉饮花前,水袖蹁跹。星满月半一窗呢喃。第三世,谁许我碧落黄泉,共赴忘川。生死沧澜望眼欲穿。第四世,
------思绪浮华,在夏季中成家,阳光潜入,空室只种一株彼岸花!-------撑伞上天桥烈日吻上你的脚初次相见相顾微微一笑互问一声你好洁白的裙摆在微风中舞蹈额头的汗珠恋上你的眉梢娇红的你的脸儿朱唇微启羞羞一笑霸道的雷雨
麦田里的苗圃抬起头安静着守望远方的天际那一朵流浪的云彩吵闹着要浪迹天涯你在土地里埋下的希望在今晨的霞光里我见到了破壳而出的小生命假如戈壁的上空依旧晴空万里那么就用我的汗水将你的希望浇灌吧
为了忘却的爱恋作者:徐东风下班的铃声急促的响在耳边,看到员工们陆续走出公司我内心充满了说不出的滋味,你那亮红色色的轿车始终淡出我的视野,此刻的我心情异常复杂,坐在办公室里,临窗而望,那种期盼的感觉让我坐立不安。认识你的时
等不到,黎明的号召。哭泣,将一切埋葬掉。黑夜里,只有黑色的情调。多少人,捂住胸口发出丝丝哀叫。悲鸣中,是一个城市的嚎啕。藏着的,是一个民族发出求救的信号。死亡,仅是把躯壳腐烂掉。在天堂,同样没有欢乐的呼叫。有谁明白,心中
因为爱而梦为了爱而追逐梦想让生命中最美好的段落绽放最鲜艳的花朵山涧的溪水不息地奔流汇成江河方可载舟脚下的路漫漫悠长无论是泥泞无论是乱石横生只要坚实地迈出每一步最终的路都将变成坦途坚定的信心执著地追求坦诚的心地永远不回头前
努力将执着汇成河怎会让人感到失落日子一天天的飘过曾经我们一起走过现实又将我们分隔你们的声音我始终记着你们的笑容是我记忆的花朵学校的操场我们一起跑过我们曾坐在一起听课老师的话语可曾记得挨批的时候都曾难过你们是否还记得我一个
世界呵,你孕育生命,赋予生命以意义。每个生命都是你的结晶。可是你又营造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环境,去逼着生命奋斗。生命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却“一岁一枯荣”;“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却“零落成泥碾作尘”。这般顽强而脆
寒雨绵绵到天明,流莺宛转独坐听。一夜蘑菇争破土,几树娇花自飘零。料峭春风惊叶落,飘飞细雨涤尘清。花开叶落由天定,岂关风雨岂关晴?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